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SUMPAH PEMUDA

[i=s] 本帖最後由 丁发 於 2020-8-29 10:33 編輯 [/i]
 

SUMPAH PEMUDA



  陳平永兄新近一篇佳作《可愛的印度尼西亞》,内容谈及有关印度尼西亚的国歌 Indonesia Raya。其中写道“這首1928年荷印時代創作的歌,華人創辦的《Sin Po新報》不畏荷蘭殖民者的恐嚇和惩罰首先鄭重發表。…………”

  查看资料,当时新報老板是 Ang Yan Goan(洪衍源)。其实这份“華人創辦的《Sin Po新報》”不仅仅是“首先鄭重發表”这首今为印度尼西亚国歌的歌曲Indonesia Raya,同时《Sin Po新報》也是印尼第一份拒用 INLANDER 来称呼印度尼西亚民族,而改用 PRIBUMI。 尤其《Sin Po》Mempelopori penggunaan “Indonesia” sebagai ganti “Hindia Belanda”, (新報是带头使用印度尼西亚一词以取代“印荷”的印尼传媒)。

  历史记载,荷兰统治印尼长达350年。而1911年十月辛亥革命一声炮响,唤醒了印尼有识之士的民族意识(中华民国是亚洲人民建立的第一个共和国体制的政权)。印尼有识之士于1928年10月28日于雅加达召开了 SUMPAH PEMUDA (青年誓师大会)。会上庄严宣布 “SATU NUSA SATU BANGSA SATU BAHASA”(一个祖国 一个民族 一个语言)。从此印尼人民争取独立,力争摆脱殖民地的斗争意识,日益高涨成熟。此时印尼华人青年(当时尚未出现华裔)也不甘后人,他们积极支持和参与印尼青年的各项斗争与活动。其中涌现出一些优秀人物如 Kwee Thiam Hong (郭添鸿)、Oey Kay Siang(黄开祥)、Lauw Tjoan Hok(刘泉福)dan Tjio Djien Kwie(张仁贵)。大会上真是这四位华人青年朗诵了“青年宣誓”文本。另外有一位华人青年 Sie Kok Liong (施国良),他将自己位于 Kramat Raya 106 的住所无偿献给了 SUMPAH PEMUDA 的组群。这座建筑物就是今天的青年誓师大会博物馆(Museum Sumpah Pemuda)。在1928年青年誓师大会上首次回响起振奋人心的 INDONESIA RAYA 歌曲。新報老板 Ang Yan Goan(洪衍源)于十一月的《 Sin Po》大肆发布和广泛宣扬这首歌曲。另外 Indonesia Raya 作者 Soepratman(1903--1938)后来到处找人想方设法要把 Indonesia Raya 这首歌录制成碟片,但接洽了数个商家,对方均担心官司上身,都一一婉拒。后来一位叫 Yo Kim Tjan 的华裔商家,挺身而出,接手承办。顺便一提,有些资料显示 Soepratman 是基督徒。然十二万分可惜,这件国宝虽然能逃脱荷兰和日本的追查搜索,独立后却丢失了。

  回到正题,这些华裔青年热情积极地投入到印尼民族运动,令印尼有识之士无限感动,内心里也产生激烈的震荡。他们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华裔青年如此大力支持我们的反殖民地运动斗争,我们怎能无动于衷?我们也该支持他们。他们都是中华民国(Tionghoa Bin Kok)国民,我们就应该称呼他们为中华人(Orang Tionghoa)”。从此不少印尼前卫传媒就放弃 Cina 而改用 TIONGHOA 去称呼华人,以示两国民族的友谊以及在披荆斩棘前进的大道上相互鼓励和支持。这就是 TIONGHOA 一词的由来。

  TIONGHOA 一词绝非从天下掉下来的,TIONGHOA 一词凝结着当时印尼青年和华裔青年的战斗情谊。 TIONGHOA 一词见证了,在印尼人民摆脱荷兰殖民统治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中,华人和印尼人并肩并、心连心、团结一致,一起战斗过。但是1965年“930”军事政变后,“新秩序”政权于1966年10月于万隆召开的陆军论坛,与会者向政府施压,强烈要求政府把 Tionghoa 一词改成 Cina. 迫于陆军压力,印尼政府于翌年七月二十五日接受陆军的提议把 Tionghoa 一词改成 Cina。理由是为“消除华人的优越感,促进印尼人民的自豪感”(当时中爪哇独立报 Harian Merdeka 拒绝接受)。这就是印尼近代历史上的现实记录。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新秩序”政权所作所为其目的是要抹煞和否定华人在印尼人民摆脱荷兰殖民统治,争取民族独立斗争中的贡献。这是件极其恶毒的政治阴谋!所幸,2014年印尼史上第一次直选产生的印尼第六任总统胡多约诺(Susilo Bambang Yudhoyono),取消了1967年的政府决议,恢复以 Tionghoa 称呼华人,以 Tiongkok 称呼中国。

  数年前丁发曾以谦卑、低调又极其微弱的呼声在本网站写道“恳请希望本网站今后不要用 Cina 称呼我中华民族”。文中我亦提到“由于有的人不甚了解当时的历史,如今有些华裔青年也开口闭口 Cina Cina 声,令人心痛”。不料丁发涂鸦一帖,竟然有人暴跳如雷。先是给丁发扣顶大帽子“侮辱印尼华人的政治智慧”,紧接着就骂我“越老越糊涂”。还胡诌什么“我们不也叫[非洲][非洲],甚至叫他国为[危地马拉]”?这简直是痴人说梦话,令人笑脱掉牙!

  这两三年来,香港风风雨雨,“港毒”猖狂,黑暴徒横行。他们的劣迹和罪行,罄竹难书。有一点却令人深恶痛绝,他们骂我们中国人“支那”、“支那”。听了这些“港毒”和黑暴徒们的叫嚣辱骂声,不知这位“仁兄”内心有何感触?装聋作哑?麻木不仁?或甚至共鸣附和来个同流合污??!!!
          结尾
    有人说,人生是笑话。好吧
     He laughs best who laughs last.
     待到山花烂漫时,他在丛中笑。
           二〇二〇年八月二十七日

   注:本涂鸦参考资料为印尼文,由于当时印尼文并未规范,不同版本的华人姓名有不同拼法。本涂鸦中文人名是丁发安福建口音写成。如有差错以印尼文拼写为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