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evachan 旧帖修复】 [打印本頁]

作者: rainbow    時間: 2019-5-17 14:41     標題: 【evachan 旧帖修复】

本帖最後由 rainbow 於 2019-5-17 21:02 編輯

如願以償
六七屇 陳瑞華
二〇〇九年六月二十一日


 

  我好久沒和蘭聯絡,只知道她去了澳大利亞女兒家湊孫。上個月突然收到她的電話,她說她過不慣那兒的生活,還是回香港住了。我們談了一下家常,她告訴我今年年初癌症奪走了她唯一的弟弟的生命。情見乎辭,我知道她很難受,他們手足情深,二十幾年前她也曾為二妹患病去世自責;為大妹婚姻失敗焦慮。因為她始終覺得自己是大姐姐,責任所在吧。從她的話音中,我知道她為自己兩個子女事業有成感到欣慰。前天她告訴我,兒子將在九月結婚。我明知當日有校友聚會,但仍然毫不猶疑地答應她屇時赴喜宴。

  我和蘭是竹馬之交,說貼切些她是我們幾姐妹兒時的玩伴。我和蘭同歲,雖沒同過班,但可能由於情趣相投,課余時間經常在一起參加活動。記得那時在巴中讀初中,我們都喜歡跳舞,不知是由於她個子矮小,還是因為我老成,我們都沒同台表演過同一個舞蹈呢。後來巴中成立體操隊,我們接觸的時間更多,我們一起練體操、一起探訪老師、一同結伴去Senayan拜訪中國運動員及教練員、一同觀看表演及比賽。由於我們幾姐妹從小都沒有與父母同住,我們有時還會去她家中混飯吃,我還記得她媽媽待人熱情,也很會弄菜、做糕點。我們可能因為有緣,回國後又都獲分配到武漢僑校。在僑校,她接受過手術,併發腹膜炎,所以沒下農村。記得我從天門農村返回武漢上班後,我曾去六渡橋她先生家探望她,那時她已準備去香港了。

  蘭與香港許許多多住在公屋的打工仔一樣,成家後一直都在為生活努力以赴。她和她先生勤奮工作,相互扶持。而她與她母親一樣,持家有道,盡心盡力安排和照顧家里成員的生活,她深知「守家二字勤與儉」的道理,也明白古人「持家二字耕與讀」的意思,克勤克儉,但對孩子們學習上的需要卻能盡量支持和滿足。她訓子有方,在她悉心培養和孩子的努力下,兩個孩子不單完成本港大學學習,還遠赴英國深造,現在都已成為專業人士。這對兩個學歷都不高的草根階層的家長來說是談何容易!

  人說「人到中年萬事憂」一點都不假,蘭一踏入中年就墮入了失業大軍。我欣賞蘭的剛強性格,她做到了「知足常足,終身不辱;知止常止,終身不恥。」,自食其力,不怨天尤人,腳踏實地做好自己的本份;我佩服她凡事能堅強面對,她在幾年內失去了雙親,接著,她先生為健康及工作問題自行了結生命,她都能勇敢面對,積極調節自己的情緒和壓力,一步一個腳印地走下去。她現在終於看到了自己多年來的努力並沒有白費,她勞苦功高,如願以償了。她女兒現在布利斯本定居,有了一個孩子;兒子在墨爾本醫院任職,就快成家了。

  蘭選擇了在香港生活,因為這裡有她的兩個妹妹,這裡有她熟悉的一切。她能自我充實生活:行山、晨運、看書、做數獨遊戲、與妹妹茶敘……,她可以按自己的興趣安排自己的生活了。恭喜你了,蘭,你終於等到這一天了!夕陽雖近黃昏,但它的餘暉是最美的。

 

陳瑞華個人目錄

 
網站有關目錄
校友作品 校友遊記
校友萍蹤 學海試航
 


巴中網站
http://www.boanson.net




作者: rainbow    時間: 2019-5-17 18:59

不一样的感觉
六七屇 陳瑞華
二〇〇九年六月十三日


 

  九天的俄羅斯走馬看花之旅,讓我有機會接觸这个神秘的国度。我除了開闊了自己的眼界,对該國历史文化有所了解以外,还有那么一种不一样的感覺。

神工鬼斧的建筑物

  一般人一說起俄羅斯,都會提起那美麗多彩的洋蔥頭圓頂大教堂。的確不錯,俄羅斯不光教堂漂亮,其他景點的建築物也很特別。不論是瑰麗的聖巴索大教堂、聖潔的彼得保羅大教堂、古樸的謝爾吉耶夫(Sergius)聖三一修道院,還是宏偉的冬宮、華麗的夏宮、莊嚴的紅埸四周的建築物,外形獨特,格調高雅,色彩各異。內部裝修金碧輝煌,畫藝、雕工別具匠心。值得一提的是蘇茲達爾(Suzdal)露天博物館中一座修補後的中世紀木建築古教堂,洋蔥頭圓頂是一片片樹皮砌起來的,紋理清晰,巧奪天工,與四周俄羅斯十八世紀傳統的木建築物一起,美得令人陶醉於非現實之中。

色彩的世界

  初夏的俄羅斯,萬頃蒼翠,一派生機。離開莫斯科,我依著車窗,欣賞沿途景色。傲然挺立的松柏與枝幹挺直的樺樹競相入雲,自然形成一道道綠色的樹墻。寬廣的平原上,被微風吹拂著的綠色麥浪,與綠水盈盈的河水相映成趣。一座座木造的農舍零星地撒在舖青迭綠的原野上,給無邊的綠毯綉上美麗的圖案。金環古城(列入UNESCO的俄羅斯三大文化遺產:Vladimir文化城、Suzdal聖城及Novgorod城堡)景點四周綠葉成蔭,青草如茵,郁金香與其他紫、藍、黑、黃、橙、白、紅各色的花爭奇鬥艷。大自然的景色與古色古香、色彩繽紛的東正教教堂融在一起,眼前所見的正是姹紫嫣紅的佳景。

似曾相識的感覺

  進入金環古城,你會發覺這裡與中國現在許多農村一樣,大部分年輕人到城市工作或讀書,留下的大部分是年老的和婦孺。所不同的是,這裡教堂林立。你隨處可以看到一個個虔誠的教徒,她們身穿俄羅斯民族長裙、圍著傳統圍裙、用頭巾包住金色髮髻,面向聖母,喃喃自語,閉目祈禱;在景點外面,你也可以看到同樣裝束、和藹可親的肥胖老太太,鼻樑上架起老花鏡,有的手搖着紡車在紡絨線,有的手舞着棒針在織披肩。置身於這些在安徒生及格林筆下活靈活現的淳樸的村婦以及慈祥的外婆現實真人版之中,你仿佛也進入了童話世界。

  相比之下,一些公職人員及服務人員的面孔和態度,我實在不能恭維:海關職員自以為是、入境處職員慢條斯理、當地導遊不苟言笑、酒店職員一本正經、博物館工作人員出言不遜、郵局職員作風懶散、內陸機場地勤工作馬虎,等等。有人說這些可能是語言溝通問題,但我始終覺得是特定制度下社會弊端的一個縮影。

  此行使我感觸最大的莫過於一列列綠色車箱的火車,它把我的思緒帶回到文革大串聯的年代。那時我們乘坐的火車車箱,不論是樣子還是顏色、甚至那咔嚓咔嚓的行車聲,與我今次在俄羅斯所見到的和聽到的完全一樣;莫斯科一棟棟斯大林式建築物,你同樣可以在中國的一些地方,比如漢口中山公園對面的武漢展覽館、友好商場、武鋼以前的辦公大樓等等看到;還有在路上行走的無軌電車,頭上拖著〝孖辮〞,連接兩節車箱之間有外觀猶如手風琴一樣的玩意,這與十幾年前漢口六渡橋往武昌水果湖的一路電車完全一模一樣;再說那路邊種植的一行行法國梧桐,與我們原來曾經住過的青山船廠宿舍路旁的梧桐樹一樣,樹幹下半部都塗上防蟲白石灰。我情不自禁低聲唱起五十年代的一首歌:”勝利的旗幟嘩啦啦地飄,千萬人的呼聲地動山搖。「毛澤東,斯大林」...”,是的,我們畢竟曾經稱俄羅斯是老大哥,我們曾經有水乳交融的友誼,難怪在許多方面總是有那麼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俄羅斯尖端的軍事及太空科技,與他現在不算進取的民用工業及服務行業,顯得有點格格不入。

  六月初的俄羅斯,我雖無緣見到白夜,但隨著太陽逐漸往地球北回歸線以北移動,日長夜短十分明顯。你在半夜十二點仍可看到天邊尚有一絲紅邊,而清晨三點多鐘又可以開始欣賞日出。可謂朝霞匆匆替代晚霞,只給黑夜留下幾個時辰。那裡天氣變化非常大,今天是風和日麗,明天可能是北風凛冽。短短的九天,氣溫由三十一度到七度上上下下變化,我們也只能隨之更換四季服裝。

  這次旅行雖然辛苦,但俄羅斯始終是非一般的西方國家,值得一遊!







 

陳瑞華個人目錄

 
網站有關目錄
校友作品 校友遊記
校友萍蹤 學海試航
 


巴中網站
http://www.boanson.net








歡迎光臨 老校友 (http://boanson.orzweb.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