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丁发 於 2019-2-9 09:13 編輯

真没想到能和阔别四十几年的李镜尧在《老校友》见面。可以肯定怎么说明解释他当然记不起我了。因为在那混乱的岁月,人们的生活圈子忽然膨胀,各式陌生人会走马灯式忽然出现在你眼前也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我怎么能记得他呢?很简单,在我们的小圈子里他当时显得成熟和机灵。我的“工作小组”在基层受挫,回南宁整顿,企图打个回马枪。当时我分析受挫的主因是组内没有“参谋”,大家工作起来一味蛮干,结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到了南宁我遇到巴中的陈育民,谈话间他说你试试找李镜尧,不知他愿否助你一臂之力。我即刻大顾茅庐见他。他倒十分冷静,劝我不要再搞了,区内(广西壮族自治区)情况会明朗化。我很失望,但倒觉得他对当前政治形势的分析很有一套,不应该否定。不出所料,很快社会生活逐步恢复正常,我们各自回原单位开始正常的工作和学习。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他,相信在他眼里我只不过是位匆匆过客,他不会记得我。而我由于当时对他寄予厚望,而形势发展又全给他言中了,他才在我记忆中留下深刻印象。如果他能见到此留言则祝他身体健康 !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