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rainbow 於 2019-5-8 17:55 編輯


  我这辈子没进过澡堂,只听说北方的澡堂是一个大池,大家都光秃秃的在大池里泡,所以66年我们去北京大串联时,好几天我都没敢去洗澡,一直捱到回武汉,有个单人冲凉房的地方,才敢冲凉,好在那时已是入秋时分,天已较凉,所以也不觉十分难受。

  所幸我读书和工作都从来没离开过广东,生活习惯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只是条件、气候和身体状况的变化,回国后我已改变了每天一早起床就洗澡的“资产阶级”习惯,变成每天只在晚上冲一次凉。我是在深秋回国的,早上凉,每每清早冲凉就感冒,这才入乡随俗,戒掉了与“无产阶级”格格不入的“坏习惯”了。

  中学时,我们住的宿舍是单边的,冬天没有热水冲凉,就拿一桶桶水放在走廊上晒太阳,下课后可以有一些稍暖的水抹身。

  大学时期,冬天每星期有2张“洗澡票”,必须在指定时间洗澡。在这样环境下,要想保持“资产阶级”习惯都难,只好乖乖的“自我改造”啦。

  到后来上山下乡,更是一水难求,农民要靠天下雨才有水用,天旱要跑3个小时山路才担得两桶水回来。农民们都是只用半小盆水先脸,洗完脸就用来洗脚,洗完脚用来洗衣(当然没用肥皂啦),洗完衣服就拿来淋菜,绝不浪费一滴水,我们住在农民家,哪里敢浪费水,就学会多日不洗澡的习惯了,还好山上气温低,又不是大热天,才熬过了那段日子的艰苦生活。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