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他向着命运走过来

本帖最後由 丁发 於 2021-9-30 09:21 編輯

他向着命运走过来

(丁发写于2010年12月9日 原贴于《华中天地》的旧帖)


  感谢 Yukeng 和 Olok 65,贴了《她從歷史中走來》的PPS帖子。这是篇可读性甚高,发人深思又有深度的PPS帖子。没参阅的网友一定要抽空去读,否则就是阁下自己的一大损失!

  这篇PPS讲述张灵甫夫人王玉龄女士是如何从歷史中走來,如何在逆境中自强不息,终于能谱写出一首动人心弦的生活赞歌。一个那么娇柔贤淑的女子,在其青春年华,被迫背负起民族苦难的历史十字架,然而她如鲁迅说过的一句话“用笑脸迎接悲惨的厄运,用百倍的勇气来应付一切的不幸”(具体内容还是敬请各位亲自点击该帖文为佳)。我这里要写的是他的另一半――张灵甫,他是如何沿着命运走来。

  近期内地出版了两部很有分量的书籍,一是《解放战争》,(上下集,共1600多页,人民出版社出版);另一本《国民党十大王牌军》(700多页,中共党史出版社)。两本(实际是三本)书,客观地写中国近代战史上许多鲜为人知的重要事件。两本书都正面评价了张灵莆。恰巧我又刚买了一本书《名将粟裕珍闻录》。下面我把书中有关粟裕和张灵甫的资料梳理起来,以飨网友们参阅。

  读完这三本书,我仿佛陷入意炫神迷的遐想,感到人生似乎冥冥之中有一种无形的手在牵引,一站一驿,都已经布局好了,个人很难甚至不可能逃脱。

  古语有言“既生瑜,何生亮”。上帝既然让周瑜来到人间,为什么同时也让诸葛亮一起来呢 ?不就是故意为难周瑜吗 ?近代又有粟裕和张灵甫,怪哉 !

  张灵甫是职业军人,由始至终尽职守责。他本来是北大历史系高才生,写的一笔好字,甚至于右任的书法他可以乱真。一九二五年转读黄埔军校,为第四期步兵科学生。一九二六年編入國民革命軍第一軍,參加北伐。他從基層軍官開始歷任排長、連長、營長、團長至到军长(中将军衔)。

  张灵甫风度翩翩,潇洒浪漫,但生性刚烈。当他还是团级军衔时,反对父母的包办婚姻,毅然和原配夫人离婚,娶一位年轻貌美的四川姑娘吴海兰为妻。不久他发现其妻有不轨行为,一气之下,把吴海兰拉到菜圃里枪杀。他因此被判入狱十年。坐牢才几个月,七七卢沟桥事件爆发。胡宗南和王耀武向蒋介石求情,蒋介石立即给予特赦,让他返回部队。一九三九年三月,张灵甫參加南昌会战,右腿中炮彈負了重傷,蒋把他送去香港治疗。但抗战时期,国难当头,他心急如焚,不顧醫生再治療一个月可以痊愈的勸阻,提前歸隊,帶傷參加長沙會戰, 從此留下殘疾,被稱為“跛腿將軍”。

  张灵甫智勇双全,作战异常勇猛,一九三八年在武漢會戰中,張靈甫自告奮勇親率突擊隊從山后攀絕壁而上,猛冲而下,重重地打击日軍主力。一九四三年常德會戰,他再次親率突擊隊解围,把围困常德的日軍击退,为此蒋介石封他为“模范军人”称号。此后他几乎年年晋级受奖,平步青云,扶摇直上。抗日战争时期,张灵甫不愧是民族英雄。在那苦难的岁月,他的英雄气概和足智多谋,鼓舞着全国抗日军民,却使前线日军闻风丧胆。

  自然界的一物克一物,这是造物者对相克的双方开的大玩笑。

  现在来谈谈张灵甫的对手:粟裕。

  粟裕何许人也?粟裕是解放军将领中的军事怪杰。众所周知,毛主席他老人家接见任何客人时,必定安坐家中,等待客人的到来。唯独例外中的例外,就是有次接见粟裕时,他在门外等粟裕。见粟裕来了老人家走前几步笑着道:“我们的英雄来了”。这在中共历史上实在是个异数。这是怎么一回事?就请各位听我细说:
  蒋介石绝非善男信女,抗战胜利后,百废待兴,但有美国佬撑腰,蒋介石就迫不及待,腾出手来去“安内”。和他老人家比,此时他各方面条件都处于绝对优势。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蒋介石毅然双拳重重出击“剿匪”,直捣黄龙。当时蒋还看不起林彪,因为一九四六年四月的四平“剿匪”中,他已经把林彪打得屁滚尿流狼狈地掉进松花江往北窜逃。此时他目光盯着山东和中原。一九四七年的三月蒋介石分兵两路攻打延安和山东。很不幸,攻打延安的胡宗南二十万大军,打不过我彭大将军的两万土八路。黄龙无法捣破。山东战场的结局又如何呢 ?

  蒋委派手下第一猛将张灵甫的整编七十四师攻打山东。张灵甫的个人魅力,上面提过了。要附加说明的是整编七十四师的全体官兵,都受过美国军事顾问团的特别训练,又备有清一色美式武器装备。就连美国特使马歇尔来到这个部队检阅时也禁不住竖起大指母,说声“VERY GOOD”。蒋介石也称赞它为“典型部队”,并命令各部队的一切训练都要以七十四师为标准。为了保证完成是此“剿匪”行动,蒋介石飞往徐州亲自督战。

  张灵甫是个军事天才,他完全了解解放军的一切战略战术。他表面故意单刀直入,但其实在两翼蒋介石部署了两个大兵团作掩护,因此他敢于穷追猛打,把对方迫到孟良崮。远在西北的老人家也清楚山东战场的严峻,他打电报给华野,大意是说“仗如何打,由你们当机立断,我们不摇制”。有了这尚方宝剑,粟裕如虎添翼,如鱼得水,大大发挥了其卓越的军事才华。他毅然摒弃旧战术,来次“虎口拔牙”。粟裕在孟良崮,明目张胆摆开阵线, 迎接七十四师,准备面对面硬打。两虎相斗一死一伤,果然战斗异常惨烈,每个山头甚至每寸土地都要经过几番争夺,可谓横尸遍野,血流成河,惨不忍睹。针对这一情况,粟裕在一处潮湿、阴暗、狭小的岩洞指挥所里,发出一道道紧急命令。他告诫大家“我们很困难,敌人也一样困难,勇者则胜,要立下决心,彻底歼灭对方,决不能有丝毫的动摇 !”张灵甫此时也感到兵力消耗太大,若不及时得到补充,后果不堪设想。原先他处于军人职责,心甘情愿,冲锋陷阵当诱饵,主动让对方包围自己,企图粘住对方,让两翼的四十多万国民党军,包围华东野战军主力,并加于消灭,完成是次“剿匪”任务。除此之外,他也深信,不论处于任何境地,凭他的精良美式装备和训练有素的官兵,完全可以和对方较量,并取得胜利。但不幸,这次他遇到的是解放军的军事怪杰——粟裕。他同时低估了蒋介石嫡系和非嫡系,甚至嫡系之间恩恩怨怨的复杂性。最典型的就是近在咫尺的八十三師師長李天霞和張靈甫有宿怨,他早就接到掩护七十四师的命令,但只派了十九旅五十七团下的一個連,携带电台接近张灵甫,并通知团长罗文浪可以随时撤退。罗文浪是五十七团中装备最差的部分,罗文浪为免战后当李天霞的替罪羊,就全力以赴与张灵甫会合,但这只不过是杯水车薪,最后罗文浪和张灵甫一起被解放军消灭。

  此时在徐州督战的蒋介石也异常着急,下了一道军死令“如有萎靡犹豫,梭巡不前或赴援不力,中途停顿,以致友军危亡,致共匪漏网逃脱,定必以畏匪避战”。但这也无济于事,大家还是各自保命为佳。

  经过四天激战,七十四师全軍覆沒,三万两千余人全部被歼,张灵甫英勇陣亡。

  张灵甫阵亡后,国民党称其“杀身成仁,为党尽忠”,蒋介石闻讯親撰祭文:“以我絕對優勢之革命武力,竟為劣勢烏合之匪所陷害。真是空前大的損失,能不令人哀痛!”。

  孟良崮战役不仅令国民党哀痛,更为主要的经此战役,中共中央坚信是时候了可以和蒋介石决一雌雄,争夺天下。无怪乎毛主席他老人家竞破例地走出门外接见“我们的英雄”。 孟良崮战役标志着蒋介石自一九三四年对“共匪”围剿的彻底破产!“共匪们”摇身一变,雄赳赳气昂昂,哼着“脚踏着祖国大地,背负着民族希望”,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但不论如何,孟良崮战役也只是把蒋介石“断其一只手指”,他还有雄厚的实力。此时国共内战处于僵持状态,他老人家决定抽部分主力,横渡江南,迫使老蒋把部分主力回援,以改变中原战局,发展战略进攻。老人家的这个决策,中央军委同意了。于是召回陈毅回陕北杨家沟受命。陈毅没有异议,并写了一首诗,其中有句:“稳渡长江遣粟郎”。就在此时大别山的邓小平和刘伯承致电中央告急,说处境极为困难,请求友邻部队解救。因此中央更坚信他老人家提出的战略进攻的迫切性。但不久粟裕致电中央军委,认为可以在中原歼灭蒋介石大军。在中共传统上,一位司令员对中央军委的既定决策,斗胆提出异议,实在是大逆不道的。因此命令粟裕率领三个纵队渡江南进。但粟裕真够缠。又来电坚持已见,不久甚至又来第三电,仍然固守已见。粟裕一而再,再而三的“斗胆进谏”反而引起他老家的注意与重视。加上粟裕在孟良崮战役中的卓越战绩,老人家对他已经刮目相看,于是干脆让他来杨家岭当面汇报。不料中央各军事巨头,特别是他老人家,听了粟裕的陈述都拍案叫绝。如此这般就拉开了淮海战役的序幕。淮海战役可说是近代的垓下之战,它把蒋家皇朝赶去台湾岛 !伟哉粟裕 !

  十个月后,即一九四八年三月二十三日,毛主席他老人家离开陕北,乘搭一条舢板横渡黄河直奔西柏坡,航程中他不为浑浊激流的黄河水所吸引,他两眼直望到东北方向,显然老人家在为三大战役打腹稿............。

  后记  四平战役中,林彪率残部逃往松花江北岸,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重整旗鼓于一九四八年九月发动了惊天动地的辽沈战役。在此战役中林彪向蒋介石报了四会战役一箭之仇,把蒋介石的大批精锐部队歼灭之。紧接着,林彪一不做二不休,向南挺进,攻打天津解放北京。后来他又指挥大军,解放海南岛,把蒋介石赶去“天涯海角”。

  当年蒋介石中了“穷寇莫追”的毒,在松花江畔放了林彪一马,造成天大恶果。这只是战略战术上的失策,还是天意 ?………。

注:目前南方电视台正在热播《红日》,有兴趣的网友不妨看看。




张灵甫


粟裕



本帖最後由 rainbow 於 2021-9-30 10:33 編輯

  好帖虽过了十多年,现在重温还十分值得回味,谢谢丁发兄整理重发旧帖。

  上文中所提的PPS《她从历史中走来》随着Slideboom的结业而消失,今找到网上仍保留到的,从PPS转载的图片帖子与大家分享:



《她从历史中走来》






TOP

返回列表